三分一

养男人!

亮良24h/18h

总是要为自己的才能多一点皮的时间,总是要对皮完之后的自己付出代价

为自己带盐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咸

为爱发电,用皮码文

人物oooooooooooooooooc

结局开开开开开开开开开放式阅读理解

我是甜,但很shi

迟到那么多真的可以去栓上狗链了,拉低大家的质量我真的很抱歉!
在此愿大家看的开心xxx



1

  诸葛亮喜欢上了他们的主教授张良,那份足以受人鄙夷厌恶的师生同性恋,摆在诸葛亮面前就是嗤之以鼻。

  “管你们什么邪魔妖怪,亮喜欢就好。”

  初恋是酸涩的,懵懂、朦胧,卡在嗓子眼的喜欢,痛苦却快乐。诸葛亮沉迷于此,听张良于讲台上的温温柔柔,笔记旁总会涂满了心心,像个少女怀揣着一份期待,在红色爱心两旁写上彼此的名字——诸葛亮爱张良。

  他们的初遇是在诸葛亮步入大学的开端,成绩优异傲然的诸葛,顺风顺水。作为优异的入学生,他成为代表需要在讲台上发言。站在后台一手随意描进口袋,靠着墙远远看着上面的校长一番激情演讲,唾沫横飞的那份高昂斗志摆着在他老人家身上真是叫人捧腹,也不看看台下一众那股嫌弃劲。

  垂首嗤笑声,重新扬起劲看了眼在一旁杵了够久的张良,那一头的白发,诸葛亮眼轱辘上翻抻掌摒屈耸肩,心想这学校没个美女教授的吗?全是怪老头啊!橙黄色的高领毛衣配上一条松散黑裤,品味还算,难以形容的说法,总之叫诸葛亮暗暗吐舌。校长的下台就是他上去的时候,抬腿踏上台子的瞬间,那位先生温温开口,言笑晏晏那般表达了两字:
 
  “加油。”

  诸葛亮回头看到那位先生上翘嘴角,白发下的湛蓝眼眸中的精神璀璨,单片金丝眼镜配线连接在领口,面容的姣好完全看不出年龄,肤白貌美温温和和,怪好看的啊。诸葛亮很明显呼吸一滞,前脚踏在台子上,另一腿却拔不上去,分外尴尬的卡在原地,那一瞬间的时间狠狠吸了口气,后悔为什么刚才自己的心里那么多幺蛾子,假如能重来,他会选择十分礼貌地与人打声招呼。

 “……啊,谢谢。”

  当张良出现在诸葛亮所在的班级之中,宣布出自己将是这之后几年的主教授时候,诸葛亮内心的欣喜溢出,激动得他翘二郎腿的那股懒散样立刻收回,抬腿的动作磕到课桌下面,疼得轻嘶一口气,手掌盖在膝盖上捂住,动静也算够引得一小圈人看过来。张良冲着诸葛亮轻笑:“不欢迎吗?诸葛同学。”

  诸葛亮很清醒的告诉自己,这份情愫暗生,爱的沼泽一般越扑腾越深陷,自己可不想像个少女一般纠结难受,好好享受才是他的风格。傲慢的表情下隐藏起来的微笑,是在朝着自己笑吧,诸葛亮很确定。总是与自己对视的那双漂亮双眼,总会让一人心急如焚。
 
   “欢迎极了,张教授。”

  带我到你身边吧。

2

  十指尖尖,夹着一笔玩转,指尖勾旋绕缠着的残影终还是停下,飘远的思绪被断止,一瞬的呆愣被台上精明的人发现,巧在下课的响铃苏醒,拉醒了安静的课堂,同学们散出一阵哀叹或欣喜,上课多无聊啊,可算是憋到了下课。诸葛亮鼻息间长吁一气,无心翻卷的一整节课堂上,又是一番甜滋滋的回忆,毕竟读书这种事,他最在行不是吗?

   “诸葛亮,你上课又未好好听啊。”张良等同学都散得三三两两,走上诸葛附近,直白又简短,给予的是警示,却纳着无奈和啼笑皆非之意。对于这届新生能配到难得一遇的天才自然是好的,但却摸不清这孩子可乐不乐意做个好学生啊。诸葛亮左手撑着脸,挑染笑意弯下眼角,闪过惊喜之后的回归平静,眨眨眼张口:“抱歉呐张教授,亮想自己可能被爱冲昏了头脑啦。”

  用久了的钢笔笔尖生涩,出墨不及新式,出锋锋利,像是一把小刀割拉软纸,扯得一道道痕迹鲜明,幸好张良用劲向来较轻,免得教案上一条条划痕突兀丑陋。将笔盖盖好轻放回桌侧,钢笔上蹭不下的光泽反映着一抹淡蓝身影,诸葛亮正坐在张良桌侧,十指相扣看他的老师慢条斯理翻阅他的笔记。与其说是翻阅,倒不如说公开处刑,诸葛亮看不见张良神情,稍长的白发微卷,唯有金丝线绳绕于浅浅银白之中,掩盖住神情朦胧恍惚。

  说不害怕倒是假,诸葛亮也是个脸皮子薄的人,让张良看到他的学生对他怀有倾慕、热切、以及一些非分念想,叫他以后如何面对他。攥紧裤子,指腹有意无意摩挲布料,怪糙的触感。双唇紧抿,两眸不忍去忽略张良所有的细微,却又担心面前温文儒雅的先生突然回头怒斥自己,破了那份温和大损形象叫自己滚出去。心境慢慢崩溃,碎土迸溅滚落巨大裂痕,嫩苗由罡风吹得弯斜,奄奄一息。要不,破罐子破摔吧?

  “你...喜欢我吗?”良久的一句疑问。

3

  张良很慌,他翻阅着诸葛亮的笔记,虽说里面记载的内容干净利落,知识点一笔带过一目了然,可无法忽视空白处的爱心,小心心多得有点……在爱心两旁总能看见他和诸葛亮的名字,没有更多的修饰,名字、爱心,简单却展示出所有信息,真是和学习一模一样的简洁啊。每一页的心心画满满满边框,粉红少女?张良拧紧眉头,想诸葛亮信息资料性别为男又不可能出错。酝酿许久的情绪,思绪就在一刻看得很开,他不知道是否自己看开点好还是将继续给人散弥迷雾,他半晌的沉默思考,算是将这道选择题选择查看解析,他需要一个确认,一个认真严谨的思路。

  诸葛亮明显被张良吓到,哽在咽喉的一气没有呼出,小幅度的颤了颤。半晌不言却将一个反问问出,呛着一口口水咽下,这算不算是给予自己一份回应?他也想认真问回去,可是那样行为会将彼此的两人永远止步于原地,可退一万步是不是只是自己一时间的冲昏头脑,不清醒的一阵幻想给了自己的想象飘然,他选择沉默思考。

  张良确认诸葛亮是个答题飞快的孩子,就算是自己出的难题也会保证在七八分钟内进行作答,天生的人才,可现在却绊在刚刚的疑惑上,他想要他的一份回答已经等了很久很久。归纳于时间流逝,消磨掉张良的耐心,瞧诸葛亮吭不出一声,也算是给这整个大疑惑落个自己比较舒坦的回答——诸葛亮只是开玩笑。张良他对于情感方面,也是渴望而期待,但不想草草了事,他拉开桌侧的抽屉,摸出胶卷,蹙着眉找到上次用完时候的末端,“刺啦”一声扯开,打算把自己的名字全部黏去,他不会碰诸葛亮的喜好,只是将这一切视为低劣玩笑。

4

  背上包回宿舍休息,看着本子上的一个个美丽的名字就此被他亲自黏掉,丢下毛毛糙糙的边缘薄如轻纱,心里的一条救命绳索被自己放弃,又能怪谁呢?填满了墨汁的钢笔攥握,出墨顺畅却在现在脱线,落笔的气势汹汹,开头就是横和点,很好的宣誓,郑重而道远。当墨汁随着毛糙漾出细线延伸,彼此间的名字花了样,少去了生气,像是在嘲笑他的执着愚昧。合上本子将它藏在衣柜最深处,那就暂时告一段落。

   “撤退也是种战术,喂,你那怀疑的眼光是怎么回事?”

  诸葛亮第二日理所应当便换了一册新本子,安静排写笔记,倒是回归了一种傲慢,这也必然,太聪明总会对一些事物的美中不足表示不屑。张良看见他这般无言,摸了摸书脊那块突起的圆滑,总像是预知到即将降临的风暴,而诸葛亮更像正在蓄势,收敛锋芒。

  不会放弃猎物,不做没有绝对胜算的事。

5

  一个学年将止,又到学校举行会演了。

  诸葛亮一生也没想到可以在这璀璨的学习生涯中抹上女孩子爱讨论的东西,那种蜜桃色的口红,面对镜子抿一抿嘴唇,觉得头有点晕。

  什么招牌艳俗颜色显得过分,诸葛亮觉得就算是反串角色也不一定要做到连口红什么颜色都要斤斤计较的份上,看着女孩子们在手背上用口红划开一条条细线,深浅不一,晃得诸葛亮发昏,他甚至怀疑自己以前的看到红色都太过单一,掌背上的才是绚烂,缭乱缤纷。他不想抹成一个烈焰红唇,这太辱自己面门,可是新鲜感膨胀,一眼瞧见那不深不浅,花粉花粉的粉红,这个还算不错,比起那些女孩子推荐的浆果红或正红好太多。

  下唇上满了樱花,诸葛亮学着女孩们抿唇,两唇再松开呼出一气,如此反复,上唇染上红粉星星点点……“噫。”凝眉嫌弃一声镜子中的人,却忍不住扯住嘴角上翘,宝蓝色的衣衫,感谢不是一条拖地的长裙,裤子也算随意,头上略有不太适应,他最真实的头发被束起,裹在鲜亮的茶色假发下渗出细汗。很少有人能将宝蓝穿出一种异美的气场,只要他再为自己贴上暗青假睫毛,扫上淡粉腮红红润肤色,那可算是能惊奇到忽悠一众的人。诸葛亮拒绝妆容,可对于唇妆却是突兀坚持着那份浓彩,有点好笑。这份姿态摆上了那一年的最后,那个热闹的年宴之中。

  张良因为醉心于知识,劳累积多,在热闹的欢呼声中压不住困意,睡得很不踏实,纵使身子靠着软椅下滑,蜷缩身体侧首想抵挡些喧闹,可在之后的安静涌来,夹杂着寒意朦朦胧胧。

  在最后的一层厚重压盖,几分冷寒驱赶,压裹着残余的温热挤在张良身侧,他是瞬间清醒,两肘撑起自己猛地睁眼。没有过多的热闹欢愉,多彩的灯光没有进行瞎转释放,一切静悄悄的,头顶唯一留下的一片光源,是那工作人员为他的一盏暗澄澄的橘灯。不刺眼也不适应,摸着头发缠绕耳朵,两指夹起金丝摸到那单片眼镜,佩戴上的一声长吁,将身上的衣服放在身旁早已空着人的座位上,隔着一个位置向诸葛亮投去视线。

  “从台上就看见张教授你睡得昏沉,下台人散也不想别人叨扰您,没想到我的动作还是过大啊。”诸葛亮对上了一眼,折头偏开,实话讲自己肯定能打扰到张良,自己也没打算让他继续在这凉冷的大厅里睡到天明,话语直白地多此一举、不像话。宝蓝衣衫诸葛亮在他身上,黑色长裤配上帆布鞋,侧首展露颈脉凸显,而面容干净嫩白的肤色,粉红唇瓣突兀引人注目。张良立刻想到最近一段有趣的话,并给他改了改——小亮亮大不同,宴会出演涂口红。

  “噗嗤。”忍不住的一声闷在大定之内,撞击墙面重新蹦回张良耳朵里,没能忍住诸葛亮的红唇,眨眨眼指着自己嘴巴,下巴微扬给人示意:口红没擦。

  诸葛亮看见张良的动作,内心作祟,将隔着两人彼此之间距离的衣服丢在身后,抢座在张良身侧,撅唇嘟囔:“没带纸,也没有小镜子,张教授就帮帮我?”

  于人坐定后的无赖行为不作斥责,张良捏着纸巾,微凉指尖从薄纸开始传达寒意,可彼此相互作用,擦着擦着,他指尖被烫的瑟瑟,可这也分不清是不是因为害怕。

  “亮把那道题算出来了,花了一年的时间。”

“什么?”

“是那道‘你喜欢我吗?’”

“可是你已经超时了,算出来也来不及了啊。”

“但是答案还是想告诉你,那就是‘是的,我喜欢你。’”

“……”

  诸葛亮微一抿唇,唇尖隔着纸巾吻在张良指尖,刻给他的一份真情,浅浅敲打张良心房。

“该你给我答复了,子房老师。”

6

月色澄清光辉倾洒,柔光攀上诸葛亮发顶缠绕留恋,步子轻轻纳不住想要蹦跳的双脚,摸了摸嘴唇,轻抿成瘾,因为一点点眷恋的回忆,弯下眉眼,哼出最爱的小情歌。

他,诸葛亮喜欢张良。

他,张良喜欢诸葛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想看看这图改的

看了圈搞到原图忍不住了

我的手!控几不巨啊!

【王者荣耀】花吐症

注意事项

人物ooc,文笔小学级别

可能是老梗,但你也看看吧

西汉三人组的世界,都是很奇妙的!

后面?可能没有后面了。




本是安静的内屋里,灯光柔和的恰到好处,温柔洒照在在座的人身上,几声轻咳敲破宁静,伴着室内纷纷扬起的花朵,诡异却好奇。

  刘邦正看着地上吐出来的花朵一时间愣神,咳嗽声不断,花瓣也不断飘落下来,粉的白的蓝的黄的,春的夏的秋的冬的,应有尽有,花瓣叠盖散乱,却是没几个能叫上名字,韩信蹙着眉低头拾起一片白嫩嫩的花瓣,摸上去倒是几分感觉,努嘴硬是憋了口气,似是恍然大悟般抬头朝刘邦那边看去。

  “刘季!这是水仙吧?”

  “瞎说!明明是鸡蛋花。”

  张良捂着嘴不住的咳嗽,面上那份无奈没法说出口,想开口说说面前两个人却发现一张嘴就是一片花瓣,这是第几次咳嗽他记不清了,第几次吐出花了他;也不想知道了,子房的脑袋里只有这么想着:“那明明是九里香…”

  倒是刘韩二人将张良面前的杂乱收拾收拾,却是抵不住来源不断,刘邦只好拍拍张良的后背,一下没按住力度,硬是再给人咳出声,飘出花。

  “……”

  “子房你先忍着别吐了,又要收拾了!”

  趁韩信起身再去收拾掉花瓣无奈去倒掉的空档,刘邦坐在张良身侧,语气里难得的严肃张良还是听得出来的。

  “暗恋了?哪个姑娘?”

  本着子房想心平气和顺口气,喉咙里的痒痛难耐,听到刘邦的话语思绪有些飘远。

  是啊,是姑娘吗?

  脑里擦划出最初的记忆,也算开始这病状的最初记忆吧,那个后辈刚入这峡谷,初来乍到的并不是一声生涩的招呼,取而代之的傲气显示他对自己的自信,一柄羽扇小小的怪精巧的,被他握在手中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实际他就是运筹帷幄,对任何事。淡蓝的发色映衬他一身,干净利落,做事潇洒却不会出错,他也许真的是个天才,傲气的天才。

  “低智商会传染,离我远点!”

  本着前辈的身份总有人想去靠近和人和善打声招呼,却是被他一句毒语愣顿住,有的直接就扬拳头。

  吵乱中的人群,闹腾;人群中的那人,淡定。

  那眉眼间的笑意,眸子里看不出的计策,口中的几句狠毒话语,却是让子房停下了脚步,将视线从言灵之书上转移,投射到这个新来的后辈上,看见那人视线正好对过来一顿,他看见了他,诸葛亮看见了他。

  此后这个后辈都会出现在他身边,脸上的雀跃,手里扇子挥动,绕着他身边说着些学术战略之事,口头上的请教学术,实则都在聊聊这峡谷遇见大大小小的事情。这点张良却是不反感,有时还会应和着颔首一笑,低声应答。

  “前辈,你笑起来很好看。”

  那是孔明对他的称赞,张良不得不承认,他那刻胸腔里的跳动停顿了下,漏下的一拍在接下来化作更有力的跳动,速度加快。

  想到这不经意的呵出声,嘴里就多了片花瓣,微微张开嘴伸手摸出嘴里的花瓣,低头一看花色。

  嗯,红的,玫瑰。

  刘邦看着身旁人吐出玫瑰花瓣,只是拍拍子房肩头,轻声一语:

  “喜欢就赶快的吧,这病严重。”

  言罢飞快起身去往重言身旁,无聊数着花瓣种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却在一刻回头看着那边的张良。

  “去吗?”张良心问自己。

  “……算了吧。”


[王者荣耀][亮良]

大半夜的产物 军师组#亮良#

私设如山,ooc!

可能会辣眼睛!

大概你们会看的吧

经典诸葛亮x一千零一夜良

少年亮x青年良【大概???】

会有都督的,我爱嘟嘟!

ok?let's 狗!




“前辈,亮害怕。”孔明本是安安静静躺在榻上,见子房准备抬掌挥去那最后一点点烛光,忙得探手去摸子房脖颈微微圈绕的绸缎,指尖流过软绸的那种细腻温柔,不经意的往下轻轻触碰,触碰到子房的开敞胸口,并不紧致的肌肉,那感觉确实美好,美好地让孔明忘记将手从那空中收回,美好地让孔明几度的失神。

  子房正是准备回自己屋间休息,毕竟把这新来的小家伙安顿好确实花了不少功夫,为了看住他,子房可是一有功夫就用言灵之书一道里梵文链束住在身边。被叫住的一刻子房有那么些许无奈,本是不在意人的动作,却不见孔明收回手抿唇轻笑,眉目柔和。

  轻握住孔明的腕将他的手重新描进褥被里,子房就在孔明的注视下伸手去抚摸床榻上的小孩,手掌下的温柔一下一下扶进孔明的心房。亮在那刻的顿怔中缓缓明了,他这辈子会溺,溺坏于眼前这位前辈。

  哎,没救了。

  “不怕,良会在的。”像是一潭春水中央微微泛起波澜,而那春水就映照在那人的眼中。

  “前辈给亮讲个故事吧?”孔明将被褥盖在眼下,被褥下低闷的声音想起,只露两眼眨巴眨巴,饶有几分可爱。

  “那么,讲讲一千零一夜?”

  “里面的故事亮可是听说过的啊!”

  “知道一千零一夜的来源吗?”

  “不是很想啊前辈……”

  张良眉宇间笑意肆起,左手的言灵之书慢慢掀翻页面,手掌离开诸葛的头发,却是不甚在意床榻上的人不满神色。眼眸微眯薄唇起言,声音柔和细微,额前的碎发温顺贴在面上,暖黄色的烛光为眼前人姿色平添了一股朦胧温馨,那眉梢还未褪去的笑意,流光溢彩,顾盼生姿,迷人得紧。

  是啊,孔明没救了,他的心思不在于前辈开口轻声吐出的言语,也不在于他是否有了倦意,那眼神直勾勾的,随着子房唇瓣的上下轻碰,他咽了口口水。

  那个《一千零一夜》的起源被子房用柔和的语气诉出,语闭手里的言灵之书止住了翻页,顿在了一副纸画处,里面的年轻漂亮的女人正坐在榻边,为床上的男子讲述故事,像极了现在的他们。

  孔明的眼终还是再次眨巴了下,肘臂将自己的身子撑起,背绷直了深呼吸,看着面前的前辈顿了顿:

  “前辈…愿意做亮的王后吗?整夜给亮讲故事好吗?”

  看着床上的人有了动静轻笑,柔色等人出声,那人言闭后的目光没有迷茫之色,如初见他那样的睿智,猜不透这可爱后辈的内心。子房虚拳置于唇边,微微蜷了背,似乎是在忍耐些什么,终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伴着柔温的笑意,良点头了。

  “好,我的国王。”













流氓路线:

  ……

  “那么,王后是不是今夜想好了如何使用新的‘故事’取悦亮了吗?”

  “孔明!那…一千零一夜是故事,啊哈!不,不是姿势!”

  “一千零一夜,每一夜都要用不同的姿势,前辈可想好了吗?呵呵。”

  “孔明,你流氓!啊哈!♂”





虐:

  再次回到这件小屋里,摸着木桌上的蜡泪,亮坐在了当年良坐的位置,从怀中描出一支蜡烛,借火点燃竖在桌面,那暖黄色如那日样,温馨,甜腻。人却是少了一人

  “前辈,这故事,亮想听你一字一句慢慢说。”摸上床榻上脏旧的褥被,唇角的笑意流露,随着眼眶的泪花糊了情感,哭和笑交错喉间酸甜,终还是呜咽声跳出口,炸在房屋,模糊的一切,面颊炙烫。

  “唔……”






那么火哪里借?来!周都督借个火!


mdzz别理我,我只是半夜里的脑抽!


今天真的是闲来没事,看着邦良二人改了个图

但我还是爱刘邦的!真的!

其实我是爪子痒